<acronym id="lgwny"><sup id="lgwny"></sup></acronym>

    <optgroup id="lgwny"><li id="lgwny"></li></optgroup>

      1. <acronym id="lgwny"></acronym>
      2. <span id="lgwny"><output id="lgwny"><nav id="lgwny"></nav></output></span>

        400-1199-355

        職業教育“受困”
        2021-10-13 / 點擊:3147次

            01          


        被嫌棄的藍領身份


        被歧視的職校畢業生



        今日,中國青年報發布了全國職業院校學生調查問卷結果,數據顯示:超六成受訪職業院校學生畢業后不愿當“藍領”。

         

        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多重因素導致職業院校學生不愿成為“藍領”:61.9%的受訪職業院校學生會因一線生活枯燥單一而不愿意去制造業基層,61.04%的受訪職業院校學生對制造業基層的工作前景不看好,52.87%則是覺得工作環境差,40.01%認為基層工資低,31.35%則因為工作中交友圈子太窄而不愿去一線工廠。

         

        圖片

         

        其實,這不是中國青年報第一次做此類調查,早在2007年,中國青年報創業周刊就曾在北京與浙江兩地的高職院校中做過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56.6%的高職畢業生認為自己將來會成為白領,只有10.8%的人認為自己會成為藍領,還有32.6%的人表示不確定。

         

        這兩次調查的時間相差十幾年,但一致的是,大部分職校畢業生“嫌棄”藍領崗位。

         

        眾所周知,制造業的人才來源極度依賴職業院校,但據央視財經此前報道:2019年,中國快遞業務從業人數已突破1000萬人,餐飲外賣員總數已突破700萬人。而去年更是兩個月內騎手新增58萬人現象,其中40%來自制造業工人。

         

        就讀于南京某職校的蔡麗對記者說,每年開學,學校都會有不少人退學?!按蠹叶加X得在工廠里上班低人一等,不如當白領坐辦公室來得光鮮亮麗?!?/p>

         

        “你在送外賣的路上風風火火,我在孤獨的流水線上獨自難過?!苯鼛啄?,每逢春季招工時,制造業的“用工荒”現象都要吸引一波關注。

         

        但職校生“嫌棄”藍領崗位的同時,又在白領市場中受到不同程度的用工歧視。

         

        智聯招聘發布的《2020年秋季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碩士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首份工作的平均月薪水平最高為7337元,大學本科生首份工作的平均月薪為5120元,而職校應屆生首份工作平均月收入僅為3828元,幾乎是研究生首月平均月薪的一半,和本科生的差距也達1300元。

         

        幾個月前,一位三本學校畢業的求職者想要投遞杭州公司的產品運營崗位,該公司的HR表示,“只要二本以上統招的”,并補刀,“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問題?!?/p>

         

        學歷歧視問題是應試教育長期以來遺留下的弊端,重學歷、輕技能是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問題。很多人對職校生的印象是“一群考不上大學的人”,卻忽略了職?!芭囵B技能型人才”的重要功能。這也讓職業院校陷入了尷尬境地。



                  02          


        職業院校的尷尬處境


        仍是學歷教育的附屬品




        職業教育是我國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可分為學歷職業教育、非學歷職業教育兩個部分。學歷職業類教育主要以獲得學歷文憑和相關技能為目的,非學歷職業類教育主要以獲得相關就業技能或相應行業資格證書,提升就業競爭力為目的。

         

        可以看出,學歷與非學歷職業教育原本是分工明確的,一個提供學歷文憑獲取渠道,一個負責培養技能型人才。而目前的大現象卻是,熱衷于非學歷職業教育的主體主要是大學生與職場白領,原本中高考失利的人群更多涌進學歷職業教育。

         

        雖然我們一直在強調職業院校的技能人才培養功能,但大多數有條件的人仍然會以獲取更高學歷為目標。

         

        “在就業市場上,先憑學歷證書被用工單位看見,才有資格進一步展現自己的技能,這就是現實?!币幻袠I觀察員無奈說道。不少成功實現專升本的學生,還十分忌諱被追溯第一學歷。

         

        而更讓人覺得悲涼的是,不少職業院校一旦有機會,也急于與該身份標簽撇清關系,這一點充分體現在院校高度重視的改校名事件上。

         

        我國各類院校都非常重視校名,進入新世紀后,職業院校校名去“職業”化趨勢十分明顯,不少高職院校一直想去掉校名中的“職業”或“技術”字樣。高職院校的校名摘掉“職業”,實現專升本,再從學院變成大學,實現“高等??茖W?!獙W院——大學”的更迭。

         

        但近年來,各地高校更名趨于收緊。教育部2017年發布《關于“十三五”時期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意見強調,“堅決糾正部分高等學校貪大求全,為了更名、升格盲目向綜合性、多科性發展的傾向”。

         

        2018年5月,教育部公示的15所擬升格為本科學校的職業院校中,盡管部分學校最終升格成功,但并未如愿摘掉“職業”“技術”等帽子。比如南昌職業技術學校,原有校名不變,僅在校名后括弧中注明“本科”。2019年5月23日,教育部公布《關于2019年擬批準設置高等學校的公示》,公示名單涉及11所高校,其中3所高校擬升格為本科學校。此輪更名,不僅未出現摘掉“職業、技術”的帽子,相反,新校名中增加了相關字眼。如福建師范大學福清分校擬更名福建技術師范學院,廣西經濟管理干部學院擬更名廣西職業師范學院。

         

        熊丙奇表示,“教育部把高職升為本科的職業院校更名為職業大學的另一層用意,是要求這些學校必須繼續堅持職業教育定位,以前很多升本的院校,不安于職業教育定位,都想辦成學術型大學?!?/p>

         

        職業院校的這一傾向,更多還是出于無奈,當就業市場、社會認知不待見職校生的現象下,擺脫這一身份標簽,是遠離裹挾的一個有效方式。但從社會角度來看,要減少大量畢業生就業難和企業用工荒這一怪誕現象,需要同步推進改善就業市場與提升職業院校質量。



                  03          


        改變無奈的現狀


        須市場與院校共同進步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的技能人才缺口已超過1900萬人,2025年這個數字將接近3000萬人,其中高級技工人才的缺口更大。

         

        而在制造業“用工荒”的大背景下,是每年幾百萬的??飘厴I生存在的就業需求。

         

        90%的企業表示,年輕人從事一線藍領工作的意愿低是造成藍領用工荒的主要原因。而工作環境較差、工資待遇低、社會地位低是勸退年輕人進入藍領大門的直接因素。

         

        工作環境方面,有媒體曾報道過輪胎生產過程,一邊高度依賴工人的重復操作,工人往往要長時間待在車間內,一邊則是整個車間的悶熱,且到處充斥著異味和噪聲。這是部分工廠的真實寫照。而工資待遇方面,則更值得關注。作為深圳觀瀾富士康的正式工,陳明有五險一金,每月底薪2650元,加上加班費,一個月到手工資在4500-5000元左右。和深圳其它工廠2200元底薪的普遍情況相比,富士康的待遇還算可觀,但在物價面前,這個數字仍顯蒼白。

         

        但也值得肯定的是,不少企業在“用工荒”的倒逼下,已經開始逐步改造工人的工作環境及工資待遇。去年六月,犀牛智造這家工廠為五、六月生日的工人慶祝生日,巨大的生日蛋糕被送入車間,讓包含21歲的服裝女工陳夢冉在內的工人在車間里慶祝起生日。今年六月,在溫州的疫苗接種點,出現紡織廠老板現場招工,開出8000元的底薪。

         

        相較之下,目前急需重視的,是工人社會地位低的現實,在推崇高學歷、成為白領的當下,不少人寧愿投身于服務業等新興職業的一個重要原因。為學歷感到自卑、對工人身份不認可,這類觀念上的偏見,糾正往往需要一定的時間。

         

        而追溯歷史,我國技術工人在建國后較長的一段時期內都有很高的社會地位,王進喜、王崇倫等都是家喻戶曉的全國勞動模范。那時工廠里的高級技工,是企業的“牛人”、眾人眼中的能人,而不少高學歷人才在“勞動光榮”及投身祖國建設的初心下,義無反顧成為一名工人。

         

        1960年代末,在《四川樂山名企業》一書中曾提到一個有名的工廠——東風電機廠,當中濃墨重彩的話是,這間工廠“確保了我國氫彈、原子彈上天”。

         

        “那個時候蘇聯有原子彈,美國有原子彈,我們沒有,所以我們自己也要制造原子彈,我就報名了?!痹菛|風電機廠的職工的90歲的老太太王杰曾向記者說道,她畢業于北京大學,專業是原子能化學。1966年,她和同樣畢業于北京大學的丈夫志愿報名來到樂山,住進沒有廁所的宿舍。

         

        那時工人代表了光榮與體面,而隨著社會的發展及產業結構的變革,工人被視為工資低且不體面的群體,很少有畢業生會去主動選擇。這算是社會發展的一種必然,改變艱難,但對職校生的歧視,在很大程度上還來自于職業院校。

         

        總體來看,職業院校目前存在五大問題。

         

        一是招生困難,生源危機嚴重。近年來在適齡人口下降、出國留學興起等多重影響下,職業院校招生面臨巨大壓力,一些院校缺額、零投檔現象突出,有的學校一年招生僅幾百人,報到率很低。

         

        二是經費短缺,投入動力缺乏。辦學經費短缺一直以來是制約民辦職業院校發展的重要因素。在招生難問題加重的同時,院校收入下滑現象出現,這進一步加劇了經費短缺危機,而有調研顯示,政府財政對民辦職業院校的資助相當之少,部分院校面臨嚴峻的生存問題。

         

        三是師資薄弱,教學質量難保證。由于辦學歷史短、規模小、經費少,民辦職業院校教師待遇偏低,在人員編制、社會保險、福利待遇等方面無優勢,導致其師資力量薄弱,教學質量得不到保障。

         

        四是治理結構不完善,制度建設滯后。健全的法人治理結構是民辦職業院校健康發展的壓艙石,目前多數民辦職業院校仍處于法人資格虛置、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狀態。

         

        五是管理問題突出,負面纏身。職業院校常會曝出虛假宣傳、違規收費、實習亂象、學籍和資助管理不嚴等問題,進一步讓大眾對職業院校減分,讓優質學生不敢來、在讀學生對院校尊重度不夠等。

         

        其實也可以看出,這五大問題是相互影響和推動的,整體來說是職業院校一邊艱難前行一邊被邊緣化,在生存危機下滋生的各類教學、管理等問題。

         

        在工廠主動改善工人工作環境、提升工資待遇的大前提下,若能讓職業院校規范發展、培養出更多真正的技能型人才,當企業感受到職業院校的人才培養實力、個人感受到職業院校賦予的就業競爭力后,職業教育廣闊前景會逐漸成為“近景”,市場和個人會感受到其“大有可為”。


        聯系我們
        全國統一客服電話(免長途費)
        400-1199-355
        周一至周五 09:00-17:00 接聽
        掃碼關注公眾號
        馬上與專業老師免費通話
        老師會盡快與你聯系,請保持電話真實暢通
        chinese国语videos国产
        <acronym id="lgwny"><sup id="lgwny"></sup></acronym>

          <optgroup id="lgwny"><li id="lgwny"></li></optgroup>

            1. <acronym id="lgwny"></acronym>
            2. <span id="lgwny"><output id="lgwny"><nav id="lgwny"></nav></output></span>